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哈士奇

哈士奇笨了图片

2022-07-06

哈士奇笨了图片(哈士奇笨主人教学视频)

如果说哈士奇是“狗界网红”扛把子,应该没有狗子表示不服。

哈士奇因其帅气英俊的外表,配合各类中二的操作,爆红网络,大家亲切地称呼它为:二哈、拆迁办主任、撒手没等,网上流传的哈士奇的段子更是层出不穷:北冥有狗,其名为哈。一哈顶三虎,三哈沉航母,五哈灭上帝,十哈创世纪。各类表情包也长期霸占评论区,很多人知道哈士奇二,也知道哈士奇是拉雪橇的,但你们有没有想过,哈士奇真的这么二的话,当年是怎么拉雪橇的?今天咱们就来看看真实的哈士奇。

哈士奇笨了图片

哈士奇(Husky)名字是源自其独特的叫声,是和狼血统非常近的犬种,外形像狼,有着比大多数犬种都要厚的毛发,脚步轻快,动作优美,身体紧凑。据考证,它们最少有一万两千年的历史,最早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之前,是西伯利亚游牧民伊奴特乔克治族饲养的犬种,哈士奇最初是被用来拉雪橇,参与大型捕猎活动,保护村庄,和引导驯鹿及守卫等工作,它们非常耐寒,生时帮主人狩猎守家,死后皮毛帮主人御寒。

1900年,极限探险家们探索北极时,发现了哈士奇。由于哈士奇体型小巧结实,胃口小,没有体臭且耐寒,非常适应极地的气候环境,他们用哈士奇在冰天雪地里运送物资,甚至训练哈士奇当救援犬。20世纪初,美国阿拉斯加地区开始引入了西伯利亚雪撬犬。1909年,西伯利亚雪橇犬第一次在阿拉斯加的犬赛中亮相,让人们眼前一亮。直到1930年,西伯利亚雪橇犬俱乐部得到了美国养犬俱乐部的正式承认,并制定了其犬种标准。1938年,美国哈士奇犬俱乐部成立。从此,哈士奇犬从极地环境走进都市生活,它不但是优秀的雪橇犬,而且是出色的伴侣犬

为了维持体温,哈士奇有着北方狗特有的双层毛发。很多介绍哈士奇的文章会说,它们一年会换毛两次,一次在春天,一次在秋天。然而,哈士奇其实一年四季都在换毛,家里哪哪都是它的毛。因为哈士奇的毛发比较厚实,所以主人没事要多梳毛。虽然毛发很长,但哈士奇的体味并不会很重。很多人说哈士奇很难训练,并不是因为它们不聪明,相反是它们太聪明了。哈士奇作为雪橇犬时,需要有自己的想法,冷静果断判断当前局势,并作出选择。有自己想法的它们,就很难做到事事都听从主人的话。作为能够拉雪橇跑长途的哈士奇,就别想它能整天乖乖在家。它需要运动,而且运动量绝对不小。普通哈士奇,一天散步2个小时,根本还不够。所以如果你没有时间带狗狗去散步,就不要养哈士奇,不然它把你家都给拆了,你还要费劲揍它。



在极北苦寒之地奋斗出来的狗,真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。几千年来与人类相依为命,它们是真不傻,相反,还十分聪明。不论南北极,每到关键时刻,它们都能救你性命。它们有着异乎寻常的耐力、体力、毅力和忠诚,它们懂团队协作,也懂自我求生。

And if you're lucky enough to have known a great one, they never really leave.They stay with you as long as you live.还有多少人记得这段《Togo》里的台词,这是部根据真实事件拍摄的电影,1925年,阿拉斯加偏僻小镇白喉病流行,当时小镇刚好又遇到了20年来最恶劣的一个冬天,小镇的交通路线都被中断了,血清根本都运不过去,为拯救阿拉斯加的孩子们性命,20名雪橇手与150只雪橇犬以接力运送的方式往返1085公里运送血清。

剧照

多哥是挪威雪橇高手瑟帕拉的一只领头犬,瑟帕拉被委任传送这场接力中最危险的一段,平均温度零下30摄氏度,最危险的路段零下65摄氏度,而且要顶着七级以上强风。在途中,瑟帕拉与多哥躲过掉落悬崖的危机,跨越冰面状况不稳定的冰河,瑟帕拉甚至一度雪盲失去视力。最终,在多哥和其他狗狗们配合下,原本需要25天的路程,5天半就跑完了,这批血清最后拯救了小镇1万多人性命。

纽约中央公园里的这个雕像,就是用来纪念当年负责运送血清的哈士奇。现在的阿拉斯加州还会举办一年一度的“艾迪塔罗德”狗拉雪橇比赛,来纪念这段历史!

二战时,哈士奇还被盟军训练为空军指挥中心的救援犬,以及炸毁德军坦克的“狗肉炸弹”。1941年,德国发兵俄罗斯,出动坦克3700辆,当时德国的坦克非常先进,让苏联损失惨重,此时哈士奇上场参战了,虽然有些悲壮,但依然有数不清的哈士奇用自己的血肉之躯,炸毁了德军坦克,成功阻挠德军的坦克阵,为苏联士兵赢得了难得的喘息机会。这些参战的哈士奇,战时是战士,闲时就是苏联士兵们的宠物,它们安抚精神紧张的士兵,为冰冷的战争带来一丝温暖,并且还要兼顾帮士兵运送武器的任务。时至今日,俄罗斯470军犬基地,依然在训练哈士奇当军犬,甚至在俄罗斯阅兵仪式上,也出现了军犬哈士奇。

看到现在,你还会觉得哈士奇是“傻狗”吗?无论城市中居住的哈士奇被人们调侃成什么样,但狗狗对人类的爱却是一直刻在骨子里的,它们不仅仅是人类的朋友,更愿意为了人类付出自己的一切。

标签